科技版股票行情怎么看:大學生家中剛脫貧就被電詐37萬怎么回事_事情經過始末

中车股票行情走势图 www.771031.tw 作者:佚名  來源:@@@  發布時間:2020-06-11 13:55:58  

“我一直是特別努力想要過好生活的人,但現在遭遇的情況猶如滅頂之災。”

家住甘肅定西市臨洮縣的王青青(化名)今年考上研究生,家里又剛剛脫貧,沒想到遭遇連環電話詐騙被騙走了37萬元,一家人陷入絕境。

這些錢,有自己打工一年攢下的學費52600元,有被詐騙分子誘導騙走貸款22500,還有30萬元全是從叔叔家借來的。

事發5月31日至今已有10天,被騙錢款尚未追回,而王青青家中還有兩個妹妹一個在讀大學,一個正準備高考,都等著學費上學。在聯系媒體前,王青青一度產生了輕生的想法。

目前,王青青被詐騙一案已經立案偵查。6月9日,主辦此案的臨洮縣公安局民警告訴媒體,案件正在全力偵破中,會盡量追回王青青的損失,但對于案件調查的細節,不方便透露。

一個電話陷入騙局

2020年5月31日,王青青正在家休息,突如其來的一個電話,讓她陷入到了連環詐騙中。

王青青最近正在等研究生的開學通知。為了讀研,她去外地打工整整一年,給自己賺來了55000元學費。家里是建檔“一般貧困戶”,今年剛剛脫貧,父母也都是莊稼人,一年下來收入3萬元左右,但要供三個孩子上學。

定西女大學生家中剛脫貧就被電詐37萬元,警方:正全力追查

5月31日下午4點,一位自稱是甘肅省通信管理局的人聯系了王青青,稱有人用她的身份證在上海嘉定營業廳辦理了一張電信手機卡,并用這個號碼在疫情期間散布謠言、發布詐騙信息,涉嫌違法犯罪。

王青青一聽就著急了。詐騙分子又稱,讓她到上海嘉定公安局辦理一個報案證明單,證明此事與她無關即可。但當時王青青遠在甘肅。

聽聞情況后,詐騙分子聲稱幫王青青轉接了一個“上海嘉定公安局”的電話。接線人自稱是嘉定公安局“辦案民警”,還發來一張帶有照片的警官證。“我當時覺得是官方轉接的,而且還有證件,就相信了,想趕緊解決這件事。”

“民警”在簡單了解情況后,讓王青青添加了他的QQ號,讓她在視頻里進行情況說明,并錄像。之后,“民警”稱被冒用身份證一事已解決,并詢問了地址,表示會將報案證明單郵寄給她和“甘肅省通信管理局”。

此時,王青青松了口氣,并且更加相信“民警”身份。但不久,“民警”又聯系上了她,表示在上傳報案證明單時,發現王青青涉嫌一起海外洗錢案件,數額高達280多萬。“他說法院已經下了拘捕令和凍結令,目前還沒有發布。”

王青青回憶,詐騙分子當時還警告她說,“案件還在保密階段,一定要向所有人保密,否則會被判處‘泄露國家秘密罪’”,并發給了她一份帶有她證件照和身份證號的“法院傳票”。

詐騙人員給王青青發來的“法院傳票”

緊接著,詐騙分子又說,如果想要撤銷凍結令只有“申請加速審查”一個辦法,在“審查”的每一個階段都會收到一個驗證碼,王青青要在5秒內讀給他并刪除。詐騙分子還強調一定不能打開短信,否則會被當地公安機關偵測到,導致案件泄密。

“我當時什么沒想,就想趕緊證明自己的清白,因為馬上就要讀研了,不能再出什么差錯。”王青青對此深信不疑,并按照“民警”的引導,將收到的11個驗證碼全部按要求告訴了“民警”。

事后王青青才知道,這是轉走她支付寶里52600元需要的11個驗證碼,而這些錢是她在備戰考研之余,打了一整年工攢下來的學費和生活費。

騙走了王青青的積蓄,詐騙分子并未罷手,而是又引導王青青通過360借條、京東金融等軟件實名注冊并借錢,并將借來的22500元一并騙走。而王青青當時深信“他說這些錢調查結束后都會返還。”

然而,連環的騙局還在繼續中。

連環詐騙騙走她親人所有積蓄

6月1日,王青青又接到了“民警”打來的電話,稱她的凍結令已經被攔截了,但拘捕令仍在,期限是6月1日晚。“他說拘捕令一旦下來我就有前科了,前途被毀,也會影響我讀研究生,我太著急了,因為努力很久才考上的研究生。”

詐騙分子安撫她,說考慮到她即將入學,可以跟檢察官申請“交保”,暫時壓下拘捕令。在王青青同意后,一名自稱是“雷建綱”的檢察官與她通了電話,要求6月1日下午3點前,繳納10萬元“保費”,否則將把拘捕令下達到王青青所在地的派出所。

聽聞后,王青青開始緊急找身邊人借錢,最終從叔叔家借來了10萬元,“我叔叔是普通農民,聽說我有急事要交保費,他也很著急。”在詐騙分子引導下,王青青在銀行柜臺辦理了一張交通銀行儲蓄卡,并把錢存了進去,“他們讓我每隔兩小時匯報行程,怕我畏罪潛逃,還說是秘密幫我的,不能透露給任何人。”

在找同學借錢時,大數額借款引起了好友的懷疑,并告知了輔導員,“輔導員擔心我進了傳銷組織,就幫我報了警。”王青青說,派出所打電話給她時,她正準備轉賬給“民警”,本想將借錢的原因說出口,但想到“民警”要求她保密的提醒,剛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,只說家里有急事,便錯過了一次挽救的機會。

次日凌晨,詐騙分子稱10萬元中存在洗黑錢的成分,已經被凍結,要求提供資金方的賬戶,并轉入此前她新辦的銀行卡進行調查 。“我叔叔為了幫我,把家里存折都給我了,我就把錢都轉到了卡里。”當晚,20萬元又被“民警”以調查為目的全部轉走。

6月4日,王青青查詢自己銀行卡內的金額有沒有被退回,卻發現密碼已經被變更。到銀行查詢后,發現卡里已經一分錢都沒有了。“我打電話給那個民警,他說不是詐騙,讓我不要去報警,否則數罪并罰,我會被逮捕。

詐騙人員全程引導王青青存款,并讓她不要接派出所電話

掛掉電話后,王青青隨即派出所進行報警。

警方:全力偵破中

報警后,王青青才得知這是一種常見的電信詐騙手段,詐騙分子先以一件不涉及金錢的小事,讓受害人相信其民警身份,隨后再展開詐騙。多數情況下被騙的錢財會被詐騙人員立刻轉移走,很難追回。

她告訴媒體,自己家境一直比較貧寒,今年年初才剛剛給脫貧,而疫情期間父親又動了一場大手術,家中本就沒有多少積蓄。“我叔叔借給我的30萬元里,有他大半輩子的積蓄,還有他為了幫我交保費,臨時找人借的,現在兩個家庭都垮了,我沒有辦法面對他們。”王青青說,在事發后自己多次有輕生的想法,但都被家人勸阻了下來。

因為家境不好,王青青在大學期間的學費和生活費大多是自己打工負擔,為了讀研究生,她提前一年就開始打工和攢錢,如今不僅學費被騙完,家里也拿不出積蓄來供她讀書,“妹妹今年就要高考了,家里在還了一部分債之后,也掏不出錢了”。

目前,王青青和母親已經準備出去打工,但能否追回被騙的37萬元,是挽救王青青和一個剛剛脫貧家庭的重點。

6月9日,記者致電了臨洮縣公安局主辦此案件的民警王警官,他表示,公安局已經接到了王青青的報案,并且在進行全力追查,盡力挽回受害人的損失,但最終被騙金額是否能全部追回,無法確定。關于目前調查的具體進展和情況,因涉及到調查的隱蔽性,民警稱暫時不方便透露。

閱讀排行榜

熱門推薦

{ganrao}